年度最后一講:錢文忠解讀文明與教養

2018年12月 11日 11:30 | 來源: 揚州晚報-揚州網 | 揚州網官方微博


觀眾聆聽 劉江瑞 攝

錢文忠在講演 劉江瑞 攝

繪圖 袁亮

【編者按】

昨日下午,揚州講壇進行了2018年度最后一講。著名學者錢文忠“登壇”,帶來主題為“略談文明與教養”的講座。

文明與教養關乎社會、公民的狀態、人生,其重要性不言而喻。錢文忠,現任復旦大學歷史學系教授,師從我國著名文學家、語言學家、教育家和社會活動家季羨林先生。主要作品:《玄奘西游記》《錢文忠解讀:弟子規》《戊子草——錢文忠文化隨筆》等。曾登上央視《百家講壇》。

揚州發布對講座進行錄音整理,以饗讀者。

感謝揚州的父老鄉親,我來這里很開心。2008年揚州講壇開壇第二講,我就來這里講過。揚州講壇常年每月請兩位講主,這是星云大師決定的。這是中國持續時間最長、講主最多的講壇之一,堅持到今天,是一個奇跡。年底,收到這一邀請,我就定了這個題目。每年年底,大家都是忙著年終總結,我想實際上要講的題目,是向揚州的長輩們、同學們,把自己最近十年的想法做一個總結和交代。

之前來到揚州講壇的主力隊伍是來自央視的《百家講壇》。過去十年間,其實,我們參與了一次中國傳統文化的復興,《百家講壇》首播時間是中午12點40分,重播是晚上11點40分,不少人已經睡覺了,還有一次重播,是早上6點40分。這個時間是電視臺“垃圾時間”,沒有廣告商愿意投放廣告,所以開始央視用了最廉價的方式找幾位老師,在攝像機前講。但是,《百家講壇》當年很火,在《百家講壇》鼎盛時期,影響力僅次于《新聞聯播》。《百家講壇》在改革開放30年時,讓傳統文化重新回到百姓視野。如今10年過去了,我們也在反思,看看自己的想法有什么變化。

1

呼吁把經濟成果

轉化為社會文明成果

這十年里,我和同行們都在呼吁,把經濟成果轉化為社會的文明成果。在改革開放之后,中國取得了人類歷史上史無前例的快速發展。上世紀80年代,我去西德留學,當時有三樣東西沒有見過:信用卡、超市、自動售貨機,從來沒有見過。如今,每個孩子都知道這些,現在連信用卡都不大使用了,都在手機支付。30年前,沒有人想到會交通堵塞,沒有人想到城市里會堵車,上海的街頭都沒有多少車。改革開放初期,有交通系統的領導去法國學習經驗,在巴黎遇到交通擁堵,當時充滿了羨慕,還說如果中國哪天也能交通堵塞,那有多好啊。

我們的財富有了巨大的增長,我們出去留學時,身上有50美元就很了不起了。現在出去留學的孩子們,動不動就超過5000美元。幾十年的發展后,要高度警惕,就是付出的代價而導致的某種后果,要作好思想準備,要應付環境、文化、經濟問題。我們當時注意到的是貧富差距,環境污染,東西部發展差異等,大家都在努力改變,比如治理環境,上海現在每年有300天能夠看到藍天白云,是空氣質量比較好的。我們也在逐漸注意到,我們付出的代價沒那么簡單,這些代價實際上,其他國家都付出過。但是,中國除了這些,我們和其他國家相比,付出了特殊的代價,就是傳統文化。這是我們的特殊經歷。

如今,各位在身上很難找到屬于中國傳統的東西,牛仔褲、羽絨服、皮鞋……從語言上,我們現在講的話,老祖宗會聽不懂的。我們見到女孩子,會說小姐,古代的小姐是很尊貴的,林黛玉、薛寶釵才能被稱為小姐,襲人、晴雯她們,再好看也不是小姐。但是現在對小姐的稱呼,已經不太好了。中國人對于親屬的稱謂比較復雜,一個“uncle”分很多人,叔叔、伯伯、姨父等。包括姨媽和姨,都有區別。姨媽是比媽媽歲數大的,姨是比媽媽歲數小的。中國過去秀才考試,要寫上五代的名字,現代人知道父親、祖父的名字,很少人會知道曾祖父的名字。

審美也會發生變化,什么時候男孩子開始化妝了?我們原來不認為這是美的,女孩子會化煙熏妝、淚滴妝,我覺得并不美。照理說,審美觀很難改變,但是也在改變。

我們經歷了翻天覆地,倫理和道德觀在變化。我們的傳統文化受到了沖擊。傳統文化要弘揚,當然不是說傳統文化都是好的,我們要弘揚其中的精華,但是把其中的好壞分清楚,不是那么容易的。我們講的是文化的指引,我們擁有共同的文化基因。我們現在不太懂禮儀,而中國是“禮儀之邦”。馬路上有爭斗,有打架,乘客還能去打司機。比如高鐵占座,后來發現這樣的事情并不少見。

2

傳統文化如同大壩

孝道是最核心的支撐

我們傳統的孝道也在受到沖擊。我們的文化如同大壩,能夠抵御外來的沖擊,大壩有重要的支柱,孝道是這座大壩的最核心的支撐,這是中華民族的共同信仰。你問中國人,你講孝道嗎?沒有一個中國人,會說自己不孝。孝,就是中國人的信仰。對于中國人判斷人的好壞,孝順是重要的標準。如果一個人脾氣很壞,但是對父母很好,大家認為他還是可以的。

孝道,就是兒子孝敬父親,兒子孝敬母親。女兒孝敬父親,女兒孝敬母親。中國人的孝就是這么簡單。古代人去世,孩子守孝,守孝27個月,這其實是母親的哺乳期。女兒出嫁了,要孝敬公婆。其中,更核心的是兒子孝敬媽媽。中國人都明白,中國女性的地位不低,中國文化的核心支柱,是兒子必須孝敬母親。如果兒子不孝敬母親,那就是“豬狗不如”。在某種程度上,兒子孝敬母親的程度,要比孝敬父親更重要一些。兒子對母親是不能回嘴的。在中國的傳統故事中,有很多母親的形象,有好的,也有不太好的,但是沒有一個故事,是兒子殺害母親的。

這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信念,是兒子對母親的尊重孝道。我是無錫人,如果我在清朝,我應該能考上進士,我要去一個地方當官,我父親要來看我,我不能使用官轎,不能開大門,不能停官廳,走的時候也一樣,這叫“軟進軟出”。如果母親來了,必須使用全套儀仗,跪迎母親,開大門,進官廳,著官服,下跪磕頭,這叫“硬進硬出”。“母以子貴”是對女性的尊重,這里面有一種溫情的存在,這就是中國傳統。

可是在這幾年,居然出現了兒子向母親動刀的新聞。傳統文化沒有表面那么繁榮,我們應該很嚴肅地看這個問題。

3

出生在這樣的好年代

我們享受得太多了

前段時間流行“國學熱”,我認為“熱”是表象,背后有一種蒼涼。今天的年代,有子孫居然刀刺母親,有這樣的現象出現,多熱都沒有用。

出現了這種情況怎么辦?中國有著獨生子女的特殊情況,現在不少獨生子女開始有了獨二代,很多沒有兄弟姐妹的人出現了,我們完全不知道如何教育他們,人類從來沒有教育獨生子女的經驗。或許這些孩子非常聰明,但是他們終究不一樣,我們不知道如何去面對他們。

我認為,我們現在有些教育理念是錯誤的。比如學習是快樂的,學習不會的東西,怎么會快樂呢?快樂的教育是不對的。還有教育要以表揚為主,這是不對的。教育怎么可能離得開懲戒?對于素質教育和應試教育,我認為如果考試都考不過別人,何談素質高?

如今,我們面對的是非常特殊的孩子,每個孩子享有多個長輩的愛,老師也不敢嚴加教育,這些孩子面臨的是新問題開始出現的時候。中國的獨生子女,要成為應對這些問題的主力軍。未來,這些孩子要面對巨大的挑戰。

這些孩子的父母,有的是老三屆,他們有知識有文化,不過沒有學歷,他們懂犧牲,有忍耐力。他們現在開始退休,數量是龐大的。他們的退休是一種損失,近期很難再出現這批能夠面對一切艱難困苦的群體。

很多問題集中在一起,未來的發展,容不得我們有盲目的樂觀。我們不要以為,發展是必然的規律。改革開放40年,史無前例,沒有哪個民族能夠有如此巨大的成就。希望把經濟轉化為文化,文化轉化為文明。我們這批人,沒有經歷過戰爭,非常幸運。我的父親生于上世紀30年代,一生下來就是抗日戰爭,隨后是解放戰爭。我父親的童年、少年時代,都處于戰亂時代。我們的年代,和平、繁華、發展,我們面臨出現的各種問題,我們享受得太多了。之所以我們能夠享受這樣的年代,就是因為我們出生在這樣的好年代。

【現場問答】

問:前段時間,出現了大學校長讀錯別字的情況,您如何看?

錢文忠:沒有任何人能夠認全漢字,也沒有任何人可以理解所有的漢字,讀錯個把漢字情有可原,但是,他們沒有理由讀錯,在那樣重要的場合,應該心存敬畏,他們應該對漢字心存敬畏。缺乏敬畏,無法原諒。甚至,大學校長還反對質疑,他不知道人類所有的進步都源于懷疑,所以更加不能原諒。相比較他們的讀錯字,缺乏敬畏和反對質疑,不能原諒。

問:現在流行一句話,叫做放慢腳步,讓靈魂跟上一點,您如何看?

錢文忠:前幾年出現溫州動車事故的時候,我在微博上說“慢點,放慢點”。如今我有點后悔,慢是需要本錢的,中國必須盡量高速發展。慢是需要有家底的,古代揚州可以慢,那是因為有千年積累的巨大精神財富。但是現代中國不能慢,我們只能快,這就是我們面臨的挑戰。我們希望現在的快,能夠達到未來的慢,這是我們的理想。

問:您的文明和教養如何形成的?

錢文忠:我生在一個特殊的歷史時代,父親在上海工作,母親帶著我去無錫,對于我而言,最早的老師都是家里的女性。現在的教育體制,能夠帶來文化和教育,但是文明和教養主要來自于母親。過去的老家族、老規矩,都很重要。很多老先生,比如季羨林先生,他們都說,自己最重要的老師是母親,他們的母親可能不識字,每個優秀的母親,天然就是孩子最好的老師。我們都知道“孟母三遷”,孟母可能也不識字。最好的教育是教養,最好的文化是文明。

記者 王鑫

(根據錄音整理,標題為編者所加)


責任編輯:煜婕

揚州網新聞熱線:0514-87863284 揚州網廣告熱線:0514-82931211

相關閱讀:

聲明:凡本網注明來源為“揚州網”或“揚州日報”、“揚州晚報”各類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,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。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。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

mlb帽子脏了怎么洗